sm小说
繁体版
微信 txt|废柴小姐要逆天txt下载

微信 txt|废柴小姐要逆天txt下载

作者: 皇秋平
分类: 亡灵小说
更新:2021-12-01
人气:82
微信 txt|废柴小姐要逆天txt下载天使之恋假装坚强微信 txt|废柴小姐要逆天txt下载异界之星际争霸微信 txt|废柴小姐要逆天txt下载枢零寂寞城眉如黛txt新浪神仙经纪人“既然你这么想找死,那你就给我先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虚空血牛森冷的声音,在这虚空之中回荡,让远处星卢号内观战的人心中都不由得一寒。寂寞城眉如黛txt新浪喜随缘寂寞城眉如黛txt新浪井九与许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会说些什么? 是自我介绍。 我本来像许乐那样准备了一些词,比如晓峰、湖北宜昌人,曾用名、简历之类的东西,还包括我家人的名字。 那样太别扭了,就简略些说吧。 我生活在一个非常幸福而且快乐的家庭里。 很多年前,我大学最好的朋友卓四明到宜昌玩,在家里住了两天。后来他经常回忆,说起床就看见阳光正好,我父母对着电脑斗地主,笑着说话,整个家里满是幸福的感觉。 领导后来也说了很多次,她第一次去宜昌家里就觉得气氛特别好,外甥女欢子特别乖巧可人,令人非常舒服。 我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从小到大自由随心,想改名字就改名字,想不上班就不上班,后来依着兴趣开始写书,结果居然还挣着钱了真是美好而顺遂的几十年。 哪怕年轻的时候没什么钱,每天起床吃碗面,拿着体坛周报去儿童公园坐在草地上对着湖发呆也没有艺青年那种伪装孤独、模仿绝望的感觉,而是一种无所事事的幸福。 所以人生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我肯定还是这样过。 大庆家的窗外也有一片大湖,随天时不同景致各异,我现在也很幸福,只是很少对着湖发呆了,大多数时候只会习惯性地赞叹两声,偶尔会勤奋些,拍照发给两个群里的朋友看。 阴云满天的时候、阴风怒号的时候、暴雨落下的时候、那湖都非常美。最美的是有一天清晨四点,我准备睡觉,忽然发现窗外的世界静止了湖对面隐隐有雾,湖面无风,平如明镜,映着天空里的蓝天白云,美的令人心悸。 伴着如此美景,我舒服地睡了一觉,醒来后把照片扔到了群里,三少和沙包同时跳出来说天空之镜! 确实很有那种感觉,只不过这种画面太过少见。我来大庆十年,只有那天没有一点风,才有如画般的景。 人生就像大庆窗外的湖一样,不起风的时候少。 我妈临走前已经没有什么清楚的意识了,我们守在床边,听着她闭着眼睛、非常清楚地说了一句话。 风平浪静,走。 这就是我妈的遗言。 现在她墓碑上的话是:“风平一世,浪静千秋。”这句话被我写在书房的玻璃墙上,也用在了故事里。 不起风的时候,你得注意看到窗外的风景,起风的时候,也要争取看到些美。开心是需要寻找的,你得去找看、找综艺、电视、电影、运动、吃喝玩乐或者美好的风景与人。 如果你真要想不开,往生活最深处去窥探,必然是个现在流行的丧字,虽然大多数人可能并不是很懂丧是什么意思。 在这里再次搬出罗曼罗兰的那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还继续热爱它。” 以前就说过,这句话是认命的妥协,是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但现在看来其实很好,因为所有人都需要安慰。 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要看看山那边,是要想想水为什么往下流,是要找到一切的源起,存在的道理。如果找不到呢?那就继续找。那如果一切、包括存在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那怎么办?这是一个伪命题,就像书里说过,永生是无法被证明的,一切没有意义也无法被证明。所以井九才会不停前行,用活着证明活着,用追求意义证明意义的存在。 我们不是他,只需要想想就好。 我从小就非常怕死,经常思考这个问题,四十岁之后的阶段性看法是,活着的目的应该就是解释活着这个事情。 我当然解释不清楚,大道朝天这个故事也不是用来解释这件事情,只是想描述这个过程。 这和择天记不同。择天记说的是没有命运,只有选择,着重点在于我们每次选择对自我命运的改变。而大道朝天虽然摆了很多条岔道口出来,井九与太平真人、连三月、祖师、李将军们的选择不同,与赵腊月等晚辈的选择也不同,但那并不重要。因为所有道路最终指向的是同一处。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不管你走哪边,坚持走下去就好。 大道朝天这个故事不怎么讲道理,只是想写我以为的修仙。以前蛤蟆书的简介里有一句话千般法术、无穷大道,我只问一句,能得长生否?这就是我从小以为的修仙原则。人类为什么要修仙?为了更高更快更强?就算你要让自己的个人实力增强,也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不是为了风光。 我很难接受一个修仙天天打架,搞阴谋,搞权术,修行就应该修行,如果可以,井九就应该像上辈子那样躲在洞府里不出门,问题是那样就不叫了。 事实上最后我做的还是比较失败,还是经常弄点阴谋,搞些比较精彩的情节起伏,时刻不忘装腔作势一番没办法,职业道德太强,读者阅读感优先已经成了习惯。 好在绝大多数情节我都是很喜欢的,比如神末峰吃火锅,云集镇吃火锅,景园吃火锅,天光峰踏云海,柳词化剑,井九一路寻物磨剑,我最喜欢的还是中州派问道大会,青天鉴里夺鼎,飞升后的情节我都写的很开心,尤其是后面望月星球的七二零栋楼的生活。因为那栋楼、那些雪与猫与鸟都是我有过的生活,我在那里喂过很多猫。 追求平淡,情节与人物性格便不浓烈,修道者漫长的生命也会让生死有另外的一层感受,以前和大家说过,情节随时间淡忘本就是我写大道之始就预见到并且期待的,整本书我都不奢求以后会被多少人记住。就像一首现代诗,你看的时候会有感觉,但很少会有人能够记住这首诗到底说了些什么。 在朝天大陆的那些卷,卷首词用的都是古诗词,飞升到星河联盟后用的都是现代诗,当然是故意做的,我非常喜欢那些卷首词海棠同学在这方面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结合上一段说的,我的真实想法就是想把大道写成一首诗。 是哪首诗呢?就是书里用过的那段话。史铁生我与地坛最后的那段话这几年一直在抚慰我,我觉得那就是一首好的不能再好的诗,请允许我再次抄录于此: “但是太阳,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是旭日。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 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 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当然,那不是我。 但是,那不是我吗?”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 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也许他叫顾清,也许是南趋,或者是沈青山与沈云埋,可能叫雪姬,可能是许乐,当然更可能是井九。 最初的时候,我曾经考虑要不要把大道写成群像,便有上面这层考虑,最主要的原因是担心井九太无趣他的身体特殊,心志也特殊,而且纵横无敌,这样的人生必然无趣。 很多读者都在说井九无味,有次在网上看到一个称号叫“无味道人”,我差点就用在了他的身上,因为他本来就尝不到味道,也体会不到生活里很多的滋味。 用他来当男主角当然很冒险,但我开书的时候还是确定了这样做,因为我确认他的无味无趣之下有着对生命最大的热情、最深的执着,而那些就是我们每个人内在共通的部分,也是生命最需要的那部分,是生命本命。 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宇宙不息欲望的化身,自然更有资格成为我们这个故事的主角。 我写过的主角里还有一个也很有资格,那就是许乐,因为他已经成神,只不过自己选择了从生命里出走。 很多年前写朱雀记后记的时候,我就说过我想写神经三部曲,分别是入神、出神、走神。 应该很多朋友没有注意到大道朝天最后一卷叫出神记,是的,这就是三部曲的最后一部。 事实上飞升去往星河联盟后,大部分看过间客的朋友都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是的,从庆余年到间客再到大道朝天,这是我一直想要完成的一个世界,也是大家一直都知道的事。 大道朝天开书的时候,我已经确定这会是最后一部大长篇,之所以在新书感言里说会是最后两部或者一部大长篇,是不想读者们太早便想到这个故事是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因为如果确定是最后一部大长篇,那我肯定就要把三部曲写完。 由于是最后一部大长篇,我写的比以前更认真、更慎重、也更放肆,就像在新书感言与两百万字感言里着重提到过那样,大道的准备工作做得特别细致,写法非常刻意,哪怕可能会显得匠气,也一定会坚持到底。 开书的时候我曾经在感言里说,这样写会不会担心故事太干?书中男主角以后会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在技术细节上我极为谨慎认真,但在意趣与内核上我非常放肆,不会做任何调整与自我约束,只在一件事情上犹豫过。 最初的时候,我准备把许乐写成大反派神明惯常站在人类的对立面,我变成当年最厌恶的那种人这种艺咏唱、这种这种对过往的颠覆太过刻意。 我不在乎刻意,但我喜欢许乐,为什么要把他写成我不喜欢的人?更重要的是,我不觉得过往需要被颠覆。 我写的那些故事,故事里的那些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是勇敢的人还是怯懦的人,都是我想写的。 江一草与阿愁浑身是血离开了高阳,春风在哪里呢?老狗在九江教书,白象在远方行过,弥勒就要爆了,邹蕾蕾还在安静地睡觉。范闲最终在草间站了起来,陈萍萍还是等到了他回来。二师兄、王破、西来的手臂都断了,陈长生与唐三十六在国教学院的树上看着肥鲤鱼向池塘底的污泥沉去n次,天不生夫子,万古真如长夜,桑桑被宁缺修成了一座佛,自然忘了怎么做煎蛋面。春风般的柳词淡淡地来了又淡淡地走了,晨光如昨,风雪如前,七二零楼前只有黑白二色。 一只猫在老笔斋的墙头趴着,也在神末峰的崖边趴着,看着这一切,而当它在小书店里的时候还是只小白鼠。 这就是我的过往。 非常简单。 就是写故事,写那些人。 这样的生活开始于无聊之时。 零一年的时候,诱骗家里人凑钱买了一个电脑,用来听歌,闲来无事的时候写过一个北宋背景的武侠,时至今日,除了我的家人再没有谁看过。 接着是零三年,那时候在爬爬论坛混,闲得无聊,又想和资料区版主阿愁姑娘搭讪,便写了映秀十年事,把她弄进了书里。庆余年里有几首小词都是她写的,去年和她说起这事儿,她居然忘了,回家查了半天才说好像还真是她写的,时间真可怕。领导那时候在做评论区的版主,很自然地认识了,就要开始考虑挣钱的问题,于是便有了朱雀记。我承认过很多次,朱雀记开始时的创作态度非常不好,觉得是挣钱,没必要太认真,直到台湾出版社倒闭,到起点开始上架,态度才完全扭转过来,开始了非常潇洒的神佛大战,写的那叫一个痛快,每周休息一天也是再没有的痛快。 朱雀记钱挣的不多,但算是正式进入了这个行业,也是猫腻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你们面前,接着便要谈婚论嫁,涉及到挣更多钱的问题,于是态度非常端正地想要写一本大红书,这便有了庆余年的诞生。 零九年写完庆余年,手里有了些存款,掐指一算,付房子首付、结婚仪式都够用了大庆房价贼便宜,我买的时候四千多一平米,还贷了三十几万觉得很是稳当,便决定写一本自己最想写的书,那就是间客。间客的题材、做法,怎么看都知道受众有限,于是我主动和宝剑说要降价看看,我对市场的判断多么的准确,而且多么的可爱。 间客开心地写完了,觉得人生牛逼极了,便陷入了强烈的焦虑,心想下本书怎么办啊。于是我用最认真的态度写了一本我觉得应该能最好的书,那就是将夜。事实上,我一直认为从精神饱满度到实现程度再到成绩以及各方面,将夜都是最好的,因为那时候还年轻。 只不过一二年狂飙突进的太厉害,一三年身体就撑不住了。老爸心脏搭桥手术做完,送领导从机场回家就不行了,去了社区医院,让我直接去大医院,然后一医院的医生一看血压,理都不理我,直接拿起电话就问住院部还有床吗?不,是必须有床高压二百二也是个很了不起的经验。 像老太爷一样休养了一段时间,克服了很多耳鸣、眼底出血之类毫不严重但极其令人焦虑的毛病,我把将夜写完了,然后去了腾讯学。虽然现在两边都是一家子,但当时挑眉,还是有些压力的。压力在于我的成绩一定要好 好在择天记的成绩真的很好。 接着便是一五年母亲生病,情绪、精力与时间被撕扯得难以描述,当时的微信公众号里只能看到我的今天无更四个字,我也没有解释过一次原因,因为我还是在认真地写。 回首望去,从朱雀记到大道朝天,每本里都有我极为得意的地方,每本都是我的得意之作,每本我都用尽全力、发自内心、如临深渊,不写到摇头晃脑绝不罢休。 还是那句话,人生如果能够重来,我大概还是这样。为什么?因为我们只能活一次啊,朋友们!既然如此,那当然要尽量无悔地过,这是我的追求,这些年也一直在这样做。 说过很多次,我的学天赋、技术能力可能不是太强,但职业道德真的很好,这里说的当然不是日更万字,从不断更活着总会有事儿,没时间精力去写而是我写的每个故事都很认真,态度很端正,达到了我的能力上限。不喜欢我写的很正常,那不代表我写的不认真,创作这种事情,最终是自我心证,作者用足了心思,那便完美。 我做到了这一点。 付出总会有回报。 从零三年开始写映秀十年事开始,认认真真写了十七年的书,成绩真的很好,我的订阅真的很强,我拿过月票年冠,我的影视改编成绩很牛,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应该是行业里最好的几个,各种奖项也拿了很多,网相关的应该是拿完了。再说句不客气的话,今后不管是谁来写网的历史,必然要提到我与我写的这些故事,不然那就是在瞎写。 这是荣耀,以前不说,但现在炫耀一下。为什么?因为要让喜欢我或者喜欢这些故事的你们多些骄傲,多些吹牛的底气。虽然我十几年来观点一直没有变化,大家喜欢书就行了,不用喜欢作者,同理,讨厌我这个作者无所谓,不要上升到书,但万一我也有些事业粉呢? 我们的读者称号叫七组。 熊临泉与老白、达西他们固然是因为与许乐同生共死过,才有极坚固的情谊,但想必总有些程度是因为许乐牛逼。 后记还没有写完,在这里不免俗地要发表一下感谢名单,首先感谢的当然是订阅过的读者看了之后骂我的不包括在内,然后要感谢历任版主以及我这时候脑子里能想得起来的读者们:攀鲈,八卦鱼,云彩,懒懒,追梦,bobo,雪在烧,菜菜大人,小宝,朝夕望竹,关山墨夜,金无彩,风的色彩,海棠,雪在烧,泪煮咖啡,阿晕,海河,杨过001,血与雪的洗礼,白马啸寒疯,猪猫,f,海棠依旧在,紫眸,遥遥喜欢焦恩俊,方海翎,小密探,墨默儿,方恋海,王景略,花小朵,汉克,烂泥场,依兰,山山,暗暗,顿淮,村上夏树,钟林,晓雪晨晴好吧,肯定还有很多人名我应该记得,但这时候写的已经有些懵了,都在酒里!至于我的编辑大大们以及十几年写作生涯里的重要人物就不提了,也爱你们哟! 几个月前我就开始预告,大道朝天会在八月二十一号结束,如此有底气,是因为工作很勤奋,确保存稿不断。有很多朋友不明白为什么选那天,其实原因很简单。 那天是我和领导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 有些读者应该已经想了起来,因为你们给我寄过新婚礼物,寄过书,寄过各种好玩的东西,在yy里逼我唱过歌。 十几年来,在网络上收获了很多爱与钱。这句话很肉麻,但我不嫌,因为是真的,而且越多越好。 这样的人生真的很得意,得意之处太多,这里就不拣出来说了,但有几件事情真的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虽然在酒桌上和朋友们不知道炫耀了多少次。如果以前已经和大家在章后语里聊过,就当今天是第一次吧。 第一件最得意的事情是看烟男的亵渎,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猜到了结尾,具体来说是那句话。 第二件得意的事情,是盯着蝴蝶蓝把全职高手结尾,并且贡献了我的一小点点智慧。 第三件得意的事情,是冰渣、也就是作者冥域天使有一年给我推荐江南stye,我看过之后判定要前所未有的大红。到北京后和包哥小花刘毅他们喝酒,我放给他们看,他们表示不解,我说你们等着,会超出想象的结果证明我对了。 第三件事与审美无关,只是想证明一下我的判断能力,我很清楚人们喜欢什么,如果我愿意我可以一直做到。 那为什么会决定不写网大长篇了呢? 当然不是因为我担心自己跟不上时代,也不是因为钱的原因,再写一本大长篇,挣个小目标不是难事。 这里要说回前面提到的三部曲。 以前和邵燕君老师和记者们聊天的时候,曾经说过网为什么都是超长篇。除了升级、日更、长尾效应之类的商业需要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这些作者写网不是在写一个单独存在的故事,而是在描绘一个世界以及世界里的人们。 我不擅长构造世界,始终是个无趣的唯物主义者,三部曲与朱雀记其实是现实世界的不同时间段,将夜是我喜欢的创世纪,择天记是我想弄的遗失大陆。朝天大陆完结后,我想写的世界、有能力写的世界已经写完了,如果能想出一个特别的世界,我早就去写科幻了不是? 我对世界的看法也说完了,但对人之间的关系、某些故事还很感兴趣,但那真的不需要这么长的篇幅。 好吧,必须承认我也确实年龄到了,虽然我很少有这种自觉,心态一直停留在二十几岁,但确实有些累。 最关键的理由,其实是想要改变。 十七年时间,网的历史我参与了很多,这段历史里也有我,像前面说的那样,这就够了,还能追求什么呢? 我不想要一成不变的人生。 当年从四川大学退学,从车管所结束打工,就是不想过这种一眼便能看到十几年后自己的生活。 这十几年我的生活很有趣,很幸福,因为是把兴趣变成了职业,不受任何束缚,不需要和任何人打交道,只是自己一个人玩便玩了这么多年,真的很帅气。 有一种说法是兴趣变成职业,便会丧失所有的魅力,但我没有这种感觉。直到我写后记的这一刻为止,写作依然是我的爱好,我没有因为爱好变成职业而抵触,没有因为钱而去写任何我不愿意写的故事,对此我对自己很满意。 我喜欢写故事,所以会一直写下去。 只不过现在想要改变一下具体方法。 接下来的日子会怎样过?首先便是野蛮体魄、明精神,争取多看些书与电影,锻炼身体,既然说过要一直写下去,写到死为止,那么还是要争取死晚些,多写几年。 其次是要弄间客的影视化。别的项目也有,但间客在我这里摆首位,我会全程参与,好好努力,有消息就和大家报告。 十几年前就在书里说过,我有两个人生理想。一个是写本书,朱雀记的时候就完成了,还有一个是拍个电影。 虽然作品的影视化早就做了,但我说的是自己想拍个电影,这个具体怎么做,我还完全不知道,慢慢学着呗。 接下来的工作比较重要。我想写一些比较狠的故事。这里说的狠不是什么血腥暴力,而是比较有劲儿的意思,是纯商业不应该写的东西,不怎么好看但可能好玩。 最后就是想要多看看这个世界,以后的时间应该会比较多了,那么就到处逛逛吧,在自己喜欢的城市,比如杭州、成都之类的地方多住段时间。 等我好好休息几个月,会继续重新开始写故事给大家看,但什么时候开始写,写了在哪里发,现在还真不知道。以我的个人习惯当然是要在起点发,但中短篇这个真不知道怎么弄,我会和编辑朋友们商量一下,有结论的第一时间,会在这里以及微信公众号里向大家报告。 这些年基本都在电脑桌前坐着,总在摸鱼、时常玩耍、不时工作,没什么户外运动,也就是喜欢开车出去闲逛。 不管是大庆还是宜昌,很多偏僻的地方我都逛遍了,反正很多时候都是深夜才出门,也不用担心安全。 有很多地方是我喜欢去的,比如有两排老树夹着的东干道,比如往三游洞去的那条路,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 这些年说过太多话,不知道这里与大家提过没有,像前面说的那样,如果提过,那就还当是第一次。 大庆往黑鱼湖去的路上,左转下到田野里,两边是玉米田与水泡子,往前面不停地开,便能看到一辆烧焦了的车摆在那里,就像是犯罪电影里的画面。我与领导经常去看。 偶尔那条路会被水漫过,那时候我们便会遗憾地折返。前年冬天我们又去了,漫过道路的水被严寒冻成了镜子一样的冰面,上面竖着很多冰刺,看着极其锋利,而且美丽。 我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踩下了油门。小红一路向前滑过冰面,听着车胎把那些冰刺碾断的声音,很是刺激。 回家路上被一辆车按喇叭,感觉似乎要争道,并排停下的时候我又生气又不安,车窗摇下,我还没来得及恶语相向,对方那哥们儿特别快而且温柔地说别误会,我是看到你车胎扁了,提醒你一声。我又惭愧又是感谢 这段感觉以前说过?我真正想说的是,车胎破了无所谓,总是要换的。为了能够看到美,冒点危险其实值得,我以为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应该有这样的态度。 谢谢你们。 再见。叶寒一听到这话,忽然焦急了起来,说道:“等等,前辈,我们现在正处于生死关头,这些事情能否等脱困之后再说,求前辈先救救我们!”周围围观的各族强者心中都翻起了惊涛骇浪。太阳系剑阵正在崩解,他只需要在火星上等着最后的那一刻。不知道这座大阵与横亘太阳系的那座大阵之间有什么联系,科技水平明显远超现在的星河联盟,应该与远古明有关。难啊!他的灵识此刻已经迅速延伸到了大地之外,也大概看到了外面战斗的情景。又有一道气息波动从剑阵深处,也就是太阳系里的某处传来。……从这金属机器人身上的痕迹来看,他们两人方才也经过了一场激战,不过无疑,叶寒战胜了对方。雷卫等人都不由得惊呼了起来,脸上布满了焦急之色。他看着苏子叶身后残留的魔焰气息,声音微沉说道:“果然是邪派妖人!”这家伙绝对是疯了!“请主上吩咐!”金玄恭敬地对叶寒说道。他自己却忽然笑了,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在和血鳄那个混蛋接触过后居然还能活着了。时间之力,威能的确厉害,不过你也不过是区区皇级一阶,这样的攻击又能施展几次”但是,她话还没说完,叶千羽就喝断了她,道:“再危险我也要进去紫湘如今已经这样,我绝不能再让寒儿出事”“啊,不!可恶,可恶!”“是有点疼。” “小时候你让我看那些书,我记得有个故事叫铸剑,里面那个家伙最后就是脑袋掉进了锅里,咬死了仇人。我说这书瞎写,只剩一个脑袋还怎么活。你对我说只要脑袋留着就行了。喂!你是不是那时候起就开始骗我?” “是啊。” “果然是这样啊现在你和我一样,也只剩个脑袋了,哈哈哈哈。” “抱歉啊。” 听到父亲的道歉,沈云埋沉默了会儿,低声说道:“没事儿,过段时间就能适应,就像我,这么多年也不过来了?” 沈青山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说道:“我没时间了。” 沈云埋面无表情说道:“我为何要和井九把关系处这么好,不就为了这时候用嘛,我早就知道你弄不过他,连我都不如他,你怎么弄?” 沈青山说道:“我老了,就该死了。” 沈云埋冷笑道:“难道要我咬死你?那太恶心。” 卓如岁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水池边,跪在了沙地上。 他也看过那个故事,知道沈云埋说的是故事里的情节。 “那个作者还说过一句话,做了人类想成仙,生在地上要上天不管他是在嘲讽还是如何,其实想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 沈青山望向卓如岁说道:“你的问题反而是想的太多,却总是不紧要的事。” 卓如岁想着数百年来的修道生涯,背生冷汗。 其余人也陆续走了过来。 恩生跪到了地上。 “遗言到底要交待多久?”沈云埋没好气说道:“老头儿,你死前给我句老实话,那次你对我下毒手,到底是要放逐我,还是想给人类留点火种?” 沈青山说道:“我做过推演,本想直接杀了你,又觉得有些可惜,毕竟你是两个明最好的结合,所以选择了放逐,当然也就是给人类留一口气。” 沈云埋震惊说道:“推演?就因为算命这种事情你居然就要杀死自己的亲儿子?” 沈青山说道:“只怪当年给你取的名字不好。” 云埋青山。 这个名字的意头确实有些不吉利。 现在看来,这句话还真的成了真。 “你自己的名字又能好到哪里去?沈青山” 沈云埋冷笑说道:“你亲手创建的青山宗注定要沉在你自己手里。” “是啊,我这名字也取的不好。” 沈青山说道:“不过青山是剑,不是舟,可以断,又哪里会沉呢?” 池水轻荡,带着他的头颅缓缓转动。他的视线在恩生、赵腊月、柳十岁、卓如岁、彭郎、童颜等人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轮椅上的那个小孩身上。 这些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他的弟子。 青山以他为名。 依然在。 这也是一种永生吧? 他闭上眼睛。 水池里生出一道金光。 这道古往今来最强大的神识散去时自然会引发异象。 奇妙的是,天地却很安静。 小岛再次寂静。 沈云埋看着金光消失的地方,沉默不语,面无表情。 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应该有怎样的表情。 童颜把手伸进水池里,把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沈云埋惊醒过来,下意识里开始破口大骂骂的内容不外乎是我爹刚死,你让我悲伤一会儿怎么嘀?你怎么就敢用一只手提我,学当初井九提包包吗? 直到童颜把他放回机器人的控制室里,他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机器人伴着难听的摩擦声跪倒。 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包括赵腊月与童颜、彭郎。 想必火星上的那些仙人感应到了祖师的离去,也已经跪在了崖边或是云船里。 不用说那些丰功伟绩,只凭人族第一个飞升者的身份,沈青山便有资格接受这些。 那个小孩坐在轮椅里,两只手有些勉强地搭在扶手上,没有跪。 花溪小姑娘坐在小板凳上,也没有跪。 她看着池水里那些茫然的鱼儿,神情也有些茫然,问道:“接下来你怎么办呢?” 小孩说道:“不知道还没想好。” 赵腊月起身走到轮椅边,取出青天鉴。 其余人望了过来。 小孩的光影已经非常淡,快要接近透明。 “不要。”小孩说道。 赵腊月说道:“别相信沈青山的话,青儿不会害你乖。” 最后这个字她说的很别扭,因为她没有哄过他。 在外人眼里看着冷漠无情且霸道无趣的她,在井九面前永远是被哄的那个。 柳十岁也很担心,说道:“我的这些法宝可以用吗?” “不用担心,我应该不会死。” 小孩从轮椅上飘起,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来到海边。 不像是幽冥仙剑、天地遁法那种瞬移,更像是空间位置的自然转换。 看到这幕画面,众人很是吃惊。 小孩也有些意外,稚声说道:“意至便身至,原来如此。” 说完这句话,他跳上另外那辆轮椅,转身便躺了下去。 剑光渐渐敛没,露出浑身是血的井九。 赵腊月抓起毛毯盖在他的身上,避免那些血腥的画面露出来。 井九靠着椅背,没有说话。 赵腊月问道:“这具身体还能撑多久?” 井九说道:“九天。” 还在震撼茫然于祖师仙逝的人们,听到他的这句话,顿时惊醒过来。 柳十岁与彭郎来到椰林畔,担心地看着轮椅里的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景阳的神魂与万物一剑合在一起才是井九,本就不可分离,为了让神魂脱离这具身体,他对自己做的破坏非常彻底,万物一剑再如何强大,也快要到了解体的那一天。 难道九天后他真要落个灵魂无处安放的悲惨下场? “你在做什么?”柳十岁忽然吃惊问道。 童颜正在收集沙滩上散落的那些东西。 那些东西看着清澈透明,有的晶莹夺目,还有些好看,但想着本质是井九开膛剖肚取出的内脏,难免有些恶心,为何他要收起来? “如果要试着修复万物一剑,肯定需要这些。”童颜说道。 井九说道:“就算能够修复,我也不会要。” 童颜说道:“人类需要,也许三百年后还要靠它来点燃恒星。” 卓如岁说道:“祖师说没人能修复万物一。” 童颜说道:“那也是极珍贵的材料,不能浪费。” 卓如岁想了想,说道:“有道理。” 童颜把那些东西全部放进了苍龙的胃里,递给了柳十岁。 卓如岁看着这画面,下意识里想要说这与肚包鸡有些像,但想着祖师刚刚仙逝,井九也眼看着要死,强行忍住了说话的欲望。 童颜望向井九,问道:“雪姬你打算怎么安排?” 现在沈青山已死,太阳系剑阵正在崩解,过不了多长时间,星河联盟的舰队便会开进来,到时候,井九就会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哪怕他很快便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怎样安排这个世界也是他的责任。 “你是要他交代遗言?”赵腊月看着童颜说道。 童颜说道:“不,我的意思是要不要把雪姬杀了。” 彭郎望了过来,认真说道:“我在这里呢。” 盆友们,盆友们,明天上午,也就是8月12日10:00 ,根据耳根大大的一念永恒改编的同名动画正式开播。首播三集连播。腾讯视频独家播出,每周三播出。请大家开心欣赏吧。这个是宣传视频连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显示出来,试一下哈。前次柳十岁带话的时候,根本没有仙人相信,曾举与和仙姑也只是去看看。但现在所有仙人都已经隐隐感觉到,这座太阳系剑阵正在慢慢发生着变化,他们的心态自然也发生了变化。可惜的是,满怀期望的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主人“良哥”此刻的心思。而现在他就在叶寒和虚空血牛的注视下,气息节节攀升,从原来的皇级三阶,转眼间达到了皇级四阶,而且竟然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冲击皇级五阶“就这么一块石头,挡不住我们两个人啊。”“是有点疼。” “小时候你让我看那些书,我记得有个故事叫铸剑,里面那个家伙最后就是脑袋掉进了锅里,咬死了仇人。我说这书瞎写,只剩一个脑袋还怎么活。你对我说只要脑袋留着就行了。喂!你是不是那时候起就开始骗我?” “是啊。” “果然是这样啊现在你和我一样,也只剩个脑袋了,哈哈哈哈。” “抱歉啊。” 听到父亲的道歉,沈云埋沉默了会儿,低声说道:“没事儿,过段时间就能适应,就像我,这么多年也不过来了?” 沈青山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说道:“我没时间了。” 沈云埋面无表情说道:“我为何要和井九把关系处这么好,不就为了这时候用嘛,我早就知道你弄不过他,连我都不如他,你怎么弄?” 沈青山说道:“我老了,就该死了。” 沈云埋冷笑道:“难道要我咬死你?那太恶心。” 卓如岁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水池边,跪在了沙地上。 他也看过那个故事,知道沈云埋说的是故事里的情节。 “那个作者还说过一句话,做了人类想成仙,生在地上要上天不管他是在嘲讽还是如何,其实想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 沈青山望向卓如岁说道:“你的问题反而是想的太多,却总是不紧要的事。” 卓如岁想着数百年来的修道生涯,背生冷汗。 其余人也陆续走了过来。 恩生跪到了地上。 “遗言到底要交待多久?”沈云埋没好气说道:“老头儿,你死前给我句老实话,那次你对我下毒手,到底是要放逐我,还是想给人类留点火种?” 沈青山说道:“我做过推演,本想直接杀了你,又觉得有些可惜,毕竟你是两个明最好的结合,所以选择了放逐,当然也就是给人类留一口气。” 沈云埋震惊说道:“推演?就因为算命这种事情你居然就要杀死自己的亲儿子?” 沈青山说道:“只怪当年给你取的名字不好。” 云埋青山。 这个名字的意头确实有些不吉利。 现在看来,这句话还真的成了真。 “你自己的名字又能好到哪里去?沈青山” 沈云埋冷笑说道:“你亲手创建的青山宗注定要沉在你自己手里。” “是啊,我这名字也取的不好。” 沈青山说道:“不过青山是剑,不是舟,可以断,又哪里会沉呢?” 池水轻荡,带着他的头颅缓缓转动。他的视线在恩生、赵腊月、柳十岁、卓如岁、彭郎、童颜等人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轮椅上的那个小孩身上。 这些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他的弟子。 青山以他为名。 依然在。 这也是一种永生吧? 他闭上眼睛。 水池里生出一道金光。 这道古往今来最强大的神识散去时自然会引发异象。 奇妙的是,天地却很安静。 小岛再次寂静。 沈云埋看着金光消失的地方,沉默不语,面无表情。 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应该有怎样的表情。 童颜把手伸进水池里,把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沈云埋惊醒过来,下意识里开始破口大骂骂的内容不外乎是我爹刚死,你让我悲伤一会儿怎么嘀?你怎么就敢用一只手提我,学当初井九提包包吗? 直到童颜把他放回机器人的控制室里,他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机器人伴着难听的摩擦声跪倒。 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包括赵腊月与童颜、彭郎。 想必火星上的那些仙人感应到了祖师的离去,也已经跪在了崖边或是云船里。 不用说那些丰功伟绩,只凭人族第一个飞升者的身份,沈青山便有资格接受这些。 那个小孩坐在轮椅里,两只手有些勉强地搭在扶手上,没有跪。 花溪小姑娘坐在小板凳上,也没有跪。 她看着池水里那些茫然的鱼儿,神情也有些茫然,问道:“接下来你怎么办呢?” 小孩说道:“不知道还没想好。” 赵腊月起身走到轮椅边,取出青天鉴。 其余人望了过来。 小孩的光影已经非常淡,快要接近透明。 “不要。”小孩说道。 赵腊月说道:“别相信沈青山的话,青儿不会害你乖。” 最后这个字她说的很别扭,因为她没有哄过他。 在外人眼里看着冷漠无情且霸道无趣的她,在井九面前永远是被哄的那个。 柳十岁也很担心,说道:“我的这些法宝可以用吗?” “不用担心,我应该不会死。” 小孩从轮椅上飘起,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来到海边。 不像是幽冥仙剑、天地遁法那种瞬移,更像是空间位置的自然转换。 看到这幕画面,众人很是吃惊。 小孩也有些意外,稚声说道:“意至便身至,原来如此。” 说完这句话,他跳上另外那辆轮椅,转身便躺了下去。 剑光渐渐敛没,露出浑身是血的井九。 赵腊月抓起毛毯盖在他的身上,避免那些血腥的画面露出来。 井九靠着椅背,没有说话。 赵腊月问道:“这具身体还能撑多久?” 井九说道:“九天。” 还在震撼茫然于祖师仙逝的人们,听到他的这句话,顿时惊醒过来。 柳十岁与彭郎来到椰林畔,担心地看着轮椅里的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景阳的神魂与万物一剑合在一起才是井九,本就不可分离,为了让神魂脱离这具身体,他对自己做的破坏非常彻底,万物一剑再如何强大,也快要到了解体的那一天。 难道九天后他真要落个灵魂无处安放的悲惨下场? “你在做什么?”柳十岁忽然吃惊问道。 童颜正在收集沙滩上散落的那些东西。 那些东西看着清澈透明,有的晶莹夺目,还有些好看,但想着本质是井九开膛剖肚取出的内脏,难免有些恶心,为何他要收起来? “如果要试着修复万物一剑,肯定需要这些。”童颜说道。 井九说道:“就算能够修复,我也不会要。” 童颜说道:“人类需要,也许三百年后还要靠它来点燃恒星。” 卓如岁说道:“祖师说没人能修复万物一。” 童颜说道:“那也是极珍贵的材料,不能浪费。” 卓如岁想了想,说道:“有道理。” 童颜把那些东西全部放进了苍龙的胃里,递给了柳十岁。 卓如岁看着这画面,下意识里想要说这与肚包鸡有些像,但想着祖师刚刚仙逝,井九也眼看着要死,强行忍住了说话的欲望。 童颜望向井九,问道:“雪姬你打算怎么安排?” 现在沈青山已死,太阳系剑阵正在崩解,过不了多长时间,星河联盟的舰队便会开进来,到时候,井九就会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哪怕他很快便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怎样安排这个世界也是他的责任。 “你是要他交代遗言?”赵腊月看着童颜说道。 童颜说道:“不,我的意思是要不要把雪姬杀了。” 彭郎望了过来,认真说道:“我在这里呢。” 盆友们,盆友们,明天上午,也就是8月12日10:00 ,根据耳根大大的一念永恒改编的同名动画正式开播。首播三集连播。腾讯视频独家播出,每周三播出。请大家开心欣赏吧。这个是宣传视频连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显示出来,试一下哈。这完全不是他清冷无情的行事风格。“走,出去看看!”叶十三说道。云师挥袖放出一朵白云,伸手相请。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迎着那些流星而去,转瞬间便消失在了黑暗的宇宙里。这时候苏子叶与元曲等人自然知道她说的是卓如岁。小船的表面到处都是剑意留下来的痕迹,就连云团里的丝絮也被剑意斩断了不少。他要把最麻烦、最耗时间的验算过程交给谁?满天风雪里隐着无形的大网,向前笼去。762.第762章急中生智谁都没有注意到,他落在扶手上的右手,尾指轻轻颤动了一下。这里当然没有隐峰,也没有空间转换,只是到了岛的另一边,有了与那边完全不同的风景。卓如岁啪的一声跪在了轮椅边,抱住了祖师枯瘦的双腿,颤声道:“我知道您已经杀了一个,能不能不要再杀了?”青山祖师既然拥有变阵的能力,为何一直没有试图杀死火星上的童颜等人?“吼”正是因为这种诡异而神秘的天赋能力,才使得这虚空血鳄一次又一次自爆之后,又重新复活过来。叶寒觉得,它一只血爪居然能够变成一个分裂的化身,应该也和这个有关系他的身体已经被毁坏的不像样子,看着极其凄惨。幡影骤碎。花溪的表情忽然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些什么。“不好”这里已经是剑峰高处,云雾以及凌厉至极的剑意都被另一名师长手里拿着的剑符排开,年轻弟子们才能停留,但听着峰顶传来的铁鹰叫声,他们还是被吓了一跳。童颜从善如流,手指不再动,稳如老松,杀意也收了回去。祖师苍老而略显疲惫的声音被海浪送到了远方。那也是星光。如今却已然寸草不剩,生灵涂炭,满地的沙土竟是被让染成了血红之色。祖师看着夜空里某处说道:“真的很巧,今天也有条狗。”“不愧中州。”街道四周的那些楼房,曾经被弗思剑穿过,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这时候则是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接着,他们又去别的地方逛了逛。一道如同实质般的寒意从井九的眉心里飘了出来。和仙姑听着那声音觉得有些熟悉,盯着那台破铜烂铁般的机器人,沉声问道:“你是何人?”“冲动放心,我没有头冲动”叶寒嘴角一勾,“虽然以我们的实力的确弄不死他,但也得让它付出点代价”每临大事有静气,这是一句很美好的形容,而对井九来说,越遇着真正重要的大事,他的决定越干脆,说的话越少。恐怖的气浪卷起地面的尘砾,向着山顶四周狂喷而去,只是数息之间,便弥漫了数十里方圆的地方。寒蝉在它的头顶,用无声的高速频率磨擦着甲肢,对阿大说着什么,显得很兴奋。无疑,这虚空血牛竟然能够掌控着足有方圆万里的虚空区域如果这只血鳄圈里战斗,恐怕他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楚天星!”叶寒虚眯着眼睛说道。与此同时,一名身着紫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之前林天他们与虚空血牛、虚空血熊战斗的虚空区域之中,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这样的搜魂法诀是他从叶寒带回了的那些修真强者手中学来的。尤其是能源系统,居然还是用的恒星光能板。叶寒只是摆了摆手,身形一动,就在众人面前一个瞬移消失了。然后她悄无声息出现在沈青山的身后。成就帝级何其困难?这个坎不知道阻拦了这个世界多少人的脚步!至少在叶寒的记忆中,出了那头混沌血兽之外,还没有谁能够走到这一步,哪怕龙源道人自己,也仅仅只是触摸到了帝级的门槛,并不是真正的帝级强者!而且谁都看出来,他这句话不是对少女祭司说的,而是对真正的花溪说的。
《微信 txt|废柴小姐要逆天txt下载》最新58章
更新中
《微信 txt|废柴小姐要逆天txt下载》章节列表
55章/页
热门推荐
友情链接

请选择章节